冷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中国能越过重化工业发展阶段吗冲压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9:30:33 阅读: 来源:冷冻机厂家

<P><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 关于“十一五”的规划制定,一个重要的判断和方向是要不要继续发展重化工业。对此,近期国内出现重大争论。</FONT></P>

<P><BR></FONT><SPAN class=px14><FONT id=FontSizeSettings4><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首先是2004年岁末,吴敬链老师长篇撰文,警惕中国不能片面发展重化工业,然后是厉以宁教授在另外一个场合,谈到中国不可能避开重化工业的发展,两位有影响的经济学家形成争论的第一波。<SPAN class=px14><FONT>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2005年初,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召开的“新世纪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会上,吴敬琏教授作大会的主题发言,再次以中国“新型工业化”发展为主题进行讨论。吴老师通过分析、比较不同增长方式和理论,强调了效率提高对于经济增长的意义重于投入增加,进而对中国当前“片面重化工业化”的倾向提出警告,吴老师并借用施振荣的“微笑曲线”(两边上翘的嘴角线分别代表高附加价值的“研发”和“品牌、金融、流通”等产业和价值链的两端,中间下拉的嘴角线则代表产业链和价值链中附加价值相对低下的制造业),指出中国发展重化工制造业正面临许多问题,包括土地不足、环境污染、能源消耗以及水资源不足等问题,最后结论是,“十一五”的规划中,中国不可能再走“旧型工业化”的道路,必须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多搞研发和品牌,而不是过分依赖制造业尤其是重化工制造业。</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龙永图秘书长第一个对吴老师的讲话作评论。按规定他只有五分钟的评论,于是他着重讲了不同于吴老师的另外一些观点:制造业是我们发展的必经之路,我们要占据产业链的高端,一没有技术、二没有品牌、三没有现代服务业;中国应该以韬光养晦的态度参与国际贸易,找到自己在产业链中的位置。要有再为外国人打十年工,甚至二十年的准备,要有这个气度。</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除龙永图外,会上林毅夫、易纲、张维迎、宋国青、王建、李稻葵、汤敏等纷纷发言,大家的观点不尽相同,基本上形成赞成重化工业发展、不完全赞成重化工业发展以及反对重化工业发展的几派。可以说是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的第二波。</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我个人长期关注中国的宏观经济,2000年以来特别关注中国的重化工业发展,在2002年撰写过论证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工厂及其效应的大型报告,并组织过国内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高层论坛。对吴老师谈的问题有一定了解。在会上,我通过数据讲了五点简短意见。</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但这个问题显然牵涉到一些更加技术性分析,现展开分析和阐述如下。</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第一,我们不仅要谈论“应当如何”的问题,还要谈论“实际上如何”的问题。</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从经济发展的演变看,中国当前新一轮“黄金增长时期”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重化工业”,中国事实上已经进入了重化工业发展阶段。</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据笔者计算,2003年,工业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64%。其中,对工业高速增长作用最大的六个行业分别是电子、冶金、交通运输设备制造、电力、化工和电气机械行业。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重工业增长18.6%,大大超过了轻工业14.6%的增长速度,表明中国进入了新的重化工业主导的发展阶段。由于重工业增长超过轻工业,重工业与轻工业的比重从1998年为60:40,2000年为62.5:37.5,进一步上升至2003年为64:36。</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众所周知,在本轮经济增长中,投资的力度很猛,而工业的投资增长是第一位的,尤其是工业中的重化工业投资的增长最为引人注目。例如,2003年在500万元以上项目中,钢铁投资增长96.6%,电解铝增长92.9%,水泥增长121.9%,汽车增长87.2%,煤炭增长52.3%。</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经济高速增长的一大作用就是缓解就业压力。由于经济高速增长,2003年一举解决了新增800万人的就业。中国今后将面临更加严重的就业问题。不发展重化工业,今后1.5亿农村劳动力以及城市新增就业如何解决?事实上,眼下还没有任何增长力量可以替代重工业的增长,研发和品牌都有点远水不解近渴。</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第二,中国制造业是不是到头,因此必须往服务业上走了?不是的。以数据为证,2003年,美国制造业高达17111亿美元;日本是9111亿美元;德国是4430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只有区区3825亿美元(当然这样的简单对比没有考虑购买力平价的问题)。按过去的追赶速度,中国要赶上美国和日本还有至少几十年的长路要走。在此期间,存在着中国工业发展的巨大空间,并且惟有随着制造业的大发展,科技研发等制造业的上游以及流通、金融等制造业的下游才有最好的发展基础。中国如何能够放弃“世界工厂”这一大好的发展空间,越过重化工业发展阶段?</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事实上,中国尚未真正实现工业化,当前仍是加快完成工业化的时期。按国家统计局的工业化定义,工业化意味着一是农业产值须在15%以下,我们目前已达到14.8%;二是农业就业在20%以下,我们目前仍高达50%;三是城镇人口比重须在60%以上,我们目前只有40%,估计到2020年以后中国才有可能达到60%以上的城镇人口比重。</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另据发展经济学家钱纳里的看法,工业化前期农业产值约占20%-10%,工业化中期农业产值可降至10%-5%,后工业化时期农业产值将进一步降至5%以下。以此而论,中国目前属非典型性工业化中期,前景仍然十分广阔。估计2010年农业产值可降至10%;从更全面的指标看,2020年中国有望真正实现工业化。而当前,重化工业的发展势在必行。</FONT></P>

<P><BR><BR><FONT color=#000000 size=2>&nbsp;&nbsp;&nbsp;&nbsp;事实上,中国加入WTO后相当一段时间,中国的比较优势决定了中国在国际上的产业分工是不可能总做低端如造鞋制帽,但也不可能一下子跑到高端,如研发和品牌,而是要经历一段重化工发展的历程。其理由如龙永图所讲,其根源则在于林毅夫教授在《中国经济》所分析的中国资源秉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FONT></FONT></SPAN> </P>

上海印刷公司

办公设备租赁

酸性染料